当前位置:娱乐 > 电影 > 详情

任庆泰--中国电影之父,中国电影第一人

2015-04-08 11:28:03   来源:纪录网   评论

   




 中国电影从上世纪初起步,至今已走过近百年历史。在这过程,中国电影不但有了长足的发展,还带着每个时代的烙印,一步步走向世界。现在中国每年出产的电影,仅故事片就有近百部,看电影在眼下也是很普通的事情了。然而早在110年前,对中国人而言,看电影还是一件新鲜事,当时电影院里放映的也都是外国电影。正是他编导的中国第一部电影《定军山》,揭开了中国电影的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他是中国电影之父。

  他是中国电影第一人。

  他拍摄中国第一部影片《定军山》时,距西方国家1895年发明电影,仅仅相差10年。

  他的名字叫任庆泰。字景丰、觐风,1850年出生在法库县四家子蒙古族乡四家子村。电视剧《大染房》描写的是民国初年,民族实业家印染大享陈寿亭的曲折人生故事。该剧中有一句经典的台词:“人强不如国强,国家太弱,个人太强,会吃亏。”现实生活中,任庆泰的故事与陈寿亭恰有几分相似。任庆泰是一位受人敬重的民族企业家,他的一生充满了个人奋斗的传奇,开创了许多中国第一,其经营涉及照相、影院、洋行、木材厂、餐馆、药店等多个领域。然而,作为民族资产阶段的实业家代表,动荡 的年代里,面对帝国主义

  和封建势力的双重重压, 任庆泰创造的辉煌商业奇迹却抵不住整个国家 惨遭欺凌、风雨飘摇的命 运。今天,当我们已经身 处中国崛起的时代,再回 头看任庆泰的故事,对 “国强才能民富”这句话 也许会有更深刻的理解。

  僧格林沁与少年任庆泰

  相传,僧格林沁祖上为缙绅。清朝末年,肃王耆善来到沈阳时,曾经住在他家。但是,任庆泰无意承继家业,他认为,“愤志士多趋学、仕两途,乃锐意经营实业。”于是,他便辍学私塾,而专门学习木工。

  清代同治四年(1865年),清廷战将僧格林沁,在同捻军作战时被击毙,尸体被运回法库县四家子蒙古族乡公主陵村墓地安葬。同治皇帝颁发圣旨,选派能工巧匠,为僧格林沁修建宏大的陵园、雄伟的碑楼。在修建陵园、碑楼招募工匠时,任庆泰被选中。在修陵过程中,任庆泰看到,北京来的木匠师傅们,个个身怀绝技、手艺超群。尤其是领头木匠金福堂,雕刻手艺纯熟精湛、刀工精致,手下作品玲珑剔透、栩栩如生。于是,任庆泰渴望把这些雕刻绝活学到手。他试探了多次,想拜金福堂木匠师傅为师,却每次都遭到金福堂师傅的拒绝。

  当年秋天,金福堂师傅不慎染上痢疾,并且病情严重。任庆泰便跑前跑后地伺候、照料金福堂师傅,并四处为其求医,最后在法库县丁家房请到了一位名医,终于为金福堂师傅治好了病。

  在金福堂师傅患病期间,任庆泰昼夜守护、煎汤熬药、洗衣端饭,让金福堂师傅深为感动。病愈后,金福堂师傅便主动收下任庆泰为徒。在金福堂师傅言传身教下,任庆泰进步很快,他不仅学到了金福堂师傅的雕刻技艺,还同金福堂师傅结下了深厚的师徒情谊。金福堂师傅临回北京时,还把部分雕刻刀具连同一本图谱,都留给了徒弟任庆泰。此后,任庆泰便刻苦钻研雕刻技术。由于他心灵手巧喜爱研究,过了不久,他的手艺便在当地艺匠之中脱颖而出,成为法库一带颇有名气的手艺人。

  任庆泰与乡绅于子扬

  法库县魏家楼村的于子扬,是当地著名的豪绅富户。当年,于子扬花了大把银子,捐了个“四品顶戴花翎”虚衔,然后长住北京。为炫耀富庶和官职,于子扬便在法库老家魏家楼村修建豪华住宅。任庆泰被聘为雕刻木匠。他所雕制的格扇、花窗、神龛等,均工艺精美;他雕刻的花鸟、山石、人物、走兽等,无不形神俱佳、玲珑剔透、栩栩如生,深得于子扬及其家人赏识。

  清代同治九年(1870),任庆泰来到沈阳,在一家照相馆中当伙计。不久,他又到上海一家外国人开设的照相馆做镜框活儿,并偷着学了一些照相技术。任庆泰觉得,照相业务肯定会在中国发达起来。于是,清代同治十三年(1874),他便自费去日本,深造照相业务。

  温丽和先生在《法库县文物志》中记载道,后来,任庆泰被于子扬召到北京,让他负责督修住宅和装饰工程,一直住在于子扬府中。一次,于子扬到上海办事,经人介绍,在一个洋人手中看到一台德国照相机,说能照出人像来。这在当年,只能用绘画留下影像的中国来说,确实是个新鲜物件,简直闻所未闻。于是,于子扬便买下这台照相机,拿回北京后,让任庆泰教他照相。接着,任庆泰又帮助于子扬购买了一些照相附属设备。开始,于子扬对照相兴趣十足。可是时间一长,这个富豪公子哥便对照相失去兴趣,遂将照相机以及附属设备,统统送给任庆泰,以抵工钱。

  任庆泰到北京后,便经常去看望金福堂师傅,师徒俩的感情日渐深厚。这期间,于子扬买了一匹走马。没想到这匹走马竟是赃物。于是,于子扬吃了官司。在于家愁苦犯难、一筹莫展之际,任庆泰请出金福堂师傅帮忙。金福堂师傅曾在府台衙门当过差,略知一些司法业务。经金福堂师傅四处奔走、上下斡旋,不久便了结了这场官司,致使于子扬及其家人更加感激任庆泰。

  慈禧与青年任庆泰

  光绪十八年(1892年),在亲朋好友帮助下,任庆泰在北京琉璃厂土地祠附近,开设了“丰泰照相馆”。这个北京第一家照相馆,顿时成为京城的一大新鲜事儿。一时间,富商大贾、官宦皇亲等,纷纷前来照相。“丰泰照相馆”生意兴隆、名声大振。

  当时,“丰泰照相馆”规模不小,技师、学徒多达10余人,还兼营照相器材,并以拍照合影和“戏装照”闻名京师,尤以摄制、发售戏曲名伶照片为重头经营项目,颇受“老北京”欢迎。

  当时,正值清代光绪年间,亲王奕订、奕劻等皇室,也闻讯前去“丰泰照相馆”照相,并将照片带入皇宫。“老佛爷”慈禧太后看到照片后,惊讶之余龙颜大悦,立即传召任庆泰进宫照相。此前,也有洋人为慈禧太后照相,但洋人不遵守朝廷规矩礼法,致使慈禧太后大为恼火。任庆泰长期出入于子扬豪门之家,深知清廷礼节,且摄影技术高超,以致他拍摄的照片,深得慈禧太后欢心。于是,慈禧太后赐予任庆泰“二品顶戴花翎”虚衔。

  任庆泰进宫为慈禧太后照相,还与皇亲国戚结交,并领受“二品顶戴花翎”官衔,在当时声名大振、誉满京城,成为北京实业界知名人物。

  谭派”创始人谭鑫培与任庆泰

  任庆泰在北京前门外大栅栏,开设了北京最早的影院“大观楼影戏园”,放映外国影片。清代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任庆泰购买了一架法国手摇木壳电影摄影机、14盘胶片,开始尝试拍摄中国人自己的电影。

  当时,拍摄电影,在世界先进国家也起步不久,仅仅是小型无声电影。听说天津、上海等洋人租界地有小电影,他便花钱买通有关人员,前去观摩、寻访,购置有关设备,回来后精心研究摄制电影。技术问题解决之后,任庆泰便去找京剧界著名“谭派”创始人谭鑫培先生,提出拍摄电影想法。谭鑫培先生欣然支持,表示愿意奉献一切,为中国人争气。

  谭鑫培本名金福,字望重,因堂号“英秀”,人们又以“英秀”称之。1847年4月23日,谭鑫培出生于武汉江夏大东门外谭左湾九夫村;卒于1917年5月10日。谭鑫培儿子谭小培、孙子谭富英,均为“谭派”名角;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中的郭建光扮演者谭元寿,便是谭富英之子、谭鑫培先生的重孙。

  谭鑫培一生创造了为数众多的艺术形象。由于他善于体察人物的身份、性格和精神气质,因而演来无不形神毕肖。熟悉谭派艺术的著名票友陈彦衡说:“谭鑫培演孔明有儒者气,演黄忠有老将风,《胭脂褶》之白槐居然公门老吏,《五人义》之周文元恰是市井顽民。流品迥殊而各具神似。”他在塑造人物时,不仅注意形象的真,而且讲求艺术的美,在唱念做打各方面都有自己的独特创造。当时的“老生三杰”中,孙菊仙的唱善用“膛音”,以慷慨激昂胜;汪桂芬善用“脑后音”,以雄健刚劲胜;谭鑫培不取孙、汪的实大声宠、满宫满调的实力唱法,而用“云遮月”的嗓音,以声调悠扬婉转,长于抒情取胜,但有时不免略带感伤。同一剧目如《文昭关》、《捉放曹》、《鱼肠剑》等,三人演来,各有特色。谭的唱腔不但集程长庚、余三胜、张二奎、王九龄、卢胜奎、冯瑞祥等唱法之大成,而用广泛吸取了青衣、老旦、花脸各行的唱法以及昆曲、梆子和大鼓的音调,巧妙地融于老生唱腔中而不露痕迹,又能统一于自己的独特风格之中,自成一家。

  《定军山》又名《取东川》或《一战成功》,取材古典长篇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中的第七十、七十一回。剧情写曹将张郃兵败惧罪,又攻打葭萌关;老将黄忠、严颜向诸葛亮讨令合力拒敌,诸葛亮以黄忠年事已高未允出战;黄忠被激怒,于军师帐中舞刀,断弓,遂讨得令箭、杀退张郃,又乘胜攻占曹军屯粮地天荡山,复又攻打曹军重镇定军山;几经交战,终于把守将夏侯渊引至荒郊以拖刀之计斩于马下。晚年的谭鑫培在艺术造诣上正是炉火纯青之时,演靠把老生可谓驾轻就熟、游刃有余。他扮演的黄忠,虽然面相清癯,却精神饱满,能从性格逻辑出发来设计人物的外在动作形态,既重把子功,又紧紧把握住“戏理”,从而把黄忠的老将之风表演得形神毕肖,使形象不仅具有形式美感魅力,且又不失艺术的真实性和生动性。任庆泰与谭鑫培的这次合作,是在丰泰照像馆的中院天庭内进行的。

  任庆泰决定,拍摄京剧《定军山》中“请缨”、“舞刀”、“交锋”等场面。谭鑫培先生饰演老将黄忠。

  影片是在“丰泰照相馆”后院露天日光下拍摄的;由照相技师刘仲伦担任摄影师。《定军山》拍摄因受天气、技术等方面的限制,拍摄活动时断时续,前后共历三天。共完成3本胶片,放映时间约半小时。这既是我国第一部京剧艺术片,更是中国人自己摄制的第一部影片。

  影片《定军山》的全部摄制设备,仅为一架手摇木壳摄影机。拍摄时,谭鑫培先生身着戏装,站在布幔前,锣鼓一响,便表演起来。刘仲伦手摇把柄,摄影机开始转动,200英尺一盒的胶片,一会儿便用完。为适合无声影片创作特点和要求,影片《定军山》着重表现武打动作、舞蹈场面,而不需要唱腔。

  在《定军山》等片的拍摄中,任庆泰所担当的工作,是筹划和指挥整个拍片过程,包括演员和摄影机的地位摆布等。尽管中国此时远末出现“导演”的称谓,对导演工作的职能也不甚了了,但事实上,任庆泰在拍片活动中所充任的角色,与后来所谓的“导演”已经很接近了。以此论之,任庆泰还可以说是我国第一位电影导演。

  1906年至1909年,在“丰泰照相馆”内,任庆泰又相继拍摄了谭鑫培先生的《长坂坡》,京剧演员俞菊笙、朱文英、许德义、俞振庭演出的《青石山》、《艳阳楼》、《收关胜》、《白水滩》、《金钱豹》等,武打、舞蹈动作较多的京剧艺术片。这些影片在“大观楼影戏园”、“吉祥戏院”放映后,顿时轰动京城,达到万人空巷,争看中国电影的盛况。任庆泰拍摄中国第一部影片《定军山》时,距西方国家1895年发明电影,仅仅相差10年。

  在《定军山》等影片拍摄中,任庆泰筹划、指挥整个拍片过程,包括演员和摄影机的定位、调动等。因此,任庆泰还称得上是中国的第一位电影导演。

  令人遗憾的是,1909年,“丰泰照相馆”不幸遭受火灾,摄影、照相等设备,统统毁于一炬。至此,“丰泰照相馆”销声匿迹了。

  大总统徐世昌送“寿比南山”匾额庆祝任庆泰70岁寿辰

  温丽和先生介绍说,任庆泰在法库故乡庆祝70岁寿辰时,东北军政界首脑张作霖、吴俊升、孙烈臣等都送贺联,还印制了《大实业家任觐风先生事迹》纪念册。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,还特意送来一块“寿比南山”匾额。

  成为实业界显赫人物后,任庆泰仍念念不忘家乡教育事业发展。1890年,任庆泰为家乡四台子村创办了一所初、高两级小学校,并捐献土地数十亩作为校田。乡里为纪念任庆泰捐资兴学,特刻石碑,立于校庭。碑文写道:“任觐风先生,心地光明,天性慷慨,于清光绪中叶,独立出资,设立一塾,桑梓子弟,贫而读书,樵牧儿童,须来科制,复捐字田,并请公准,改塾为学堂,男女分两校,建制学舍,购置校园……”

  任庆泰还投资创办过药房、木器店、汽水厂。与此同时,他对电影放映也情有独钟。他创建的“大观楼影戏园”(北京大栅栏“大观楼电影院”前身),是北京第一家专业性电影院。任庆泰晚年常住北京。1932年,任庆泰寿终京城,享年82岁。

绘画

宋利--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宋利--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

字中文 ,号宝木,生于1948年,汉族,中共党员。自幼喜爱美术..[详细]

书法

王有席—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

王有席—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

甘肃省庆阳市人。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兰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..[详细]

藏品展示

翡翠收藏鉴赏: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(图)

翡翠收藏鉴赏:缅甸冰种翡翠如意挂件(图)

翡翠作为玉石之王,极高的美誉度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沉醉其中,如..[详细]